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2016年12月30日20:12:01 发表评论

你说什么?

安化黑茶的鼻祖不是毛茶,也不是茯砖茶,而是渠江薄片

黑茶学者邹大民提出的这个说法瞬间引起一片哗然。

邹大民现任益阳市物价局副局长,有着十多年黑茶研究经历,他编著的《黑茶〉一书被很多研究机构收藏。

渠江薄片为什么是黑茶的鼻祖?看看邹大民同志怎么圆场吧。

故事得从刘邦手下张良将军 说起(开始是将朱元璋扯进来了,这次是将刘邦扯进来,可见黑茶还真有皇室血统)。

话说,汉代名将张良,帮刘邦夺取政权后,不留恋权位,因自已喜欢道教,便向刘邦提出云游四海的请求(这让刘邦很高兴,一来为朝廷腾出位置,二来也解除了自己的心头大患),并说自己去访遍名山大川,看能不能炼成长生不老的药,炼成了的话,便给您老带点回来(这点刘邦更加喜欢)。刘邦当即答应,并给了一笔旅游经费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张良带着众徒弟云游天下,翻了九九八十一座高山。这天,他们一群人来到雪峰山余脉的安化渠江神吉山。

顿时,张良就被这里的奇山异水、奇花异草所吸引,他无限感叹,这里正是我们炼丹的好地方。他站在这里的山岗上无限感叹,几次想赋诗一首,但还是肚子里墨水不够,只得作罢。他没有留下诗歌,就留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(到底这里有什么好看,旁边有图片)不走了,这个地方让我们伟大的张良将军舍不得走了。

于是,他选中了张家冲(安化渠江镇)这一个小地方安营扎寨,他在这里与一帮弟子开始隐居修道。

张良想,要隐居修道,就还要搞点土木工程,修一个道观。

于是将军在这里兴修了庙字、道家学堂各一座(现尚在渠江镇纸槽村神吉组留有神仙屋场、道家学堂及庙宇遗址),看来这次将军在这里修道是来真的了。

 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某年,这个渠江镇山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瘟疫,而且后果很严重(生灵涂炭,十室九空)。

此时,张将军正在山上修道,得知这个消息后,他并没有大惊失色。

大家都知道,道家就是专门研究长生不老药物的,“中医养生学”就是他们在研究中的发现,而且很有成果,这点好像与我们今天的养生学不谋而合。但当时道家研究的终极目标是,“通过各种养生修炼并辅助药物而达到长寿不死这点够厉害的,但是不可能的。

尽管张将军还没有最终炼成长生不老的药物,但还是炼成了几款可以养生治病的药片子,这些东西对付小小的瘟疫还是足足有余。为此,我们的张将军马上安排人将自己的研究发明拿去给村民治病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不久后,村民的瘟疫全部痊愈。有好奇的村民偷偷留下了几片张良的药片,并拿出来查看,发现这些药片就是将他们山里产的茶叶压制成了一片片的铜钱状(估计是张良将军想忽悠刘邦大哥和朝廷的那些朋友,这个东西又能喝,又能养生,还是黑乎乎的,像长生不老药,反正刘邦也没有见过长生不老药)。

史书上没有交代,这些薄片有没有起“金花”,但它经过张良将军一倒腾,居然就治好了瘟疫。

渠江茶由此名声大振,更因薄片方便携带和长时间收藏,百姓皆做此茶,常饮终生无疾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因为这些薄片是张良所造,俗称“张良薄片”。

张良将军完成自己的云游任务回来后,将这些薄片给了刘邦大哥饮用,并讲述了此片治瘟疫的事情。

刘邦听后大喜过望,将这些薄片定为“皇家薄片”或“渠江皇家薄片”,并嘱咐张良回去继续炼丹。

张良后来在渠江没有炼成仙丹,也不好意思老是待在那里,后来又发现张家界风景不错,又跑到那里去炼。

张良同志在张家界一路折腾,建树不大,但他离开时曾在皇帝面前吹过牛皮,也不好意思回朝廷,只好吩家人,死后就埋在益阳张家界的青岩山(《陵墓志》:汉留侯张良墓,在青岩山)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我们之所以纪念张良同志,不是因为他晚年将位置让给年轻人,而是他炼成了可以长时间保存的渠江薄片,在晚年发挥了余热。

到唐太宗李世民时,这些薄片经群臣饮之,如饮甘露,无不称叹,被钦定为贡品。李世民同志也以产地赐名,称之为“渠江薄片时之间,朝野上下及文人墨客无不以饮“千年渠江薄片”为荣,安化黑茶的“皇家薄片"由此而得名。

从刘邦时代算起来,渠江薄片存在至今已近2300年的历史了,早于任何一款黑茶成为贡茶,而且最早的安化黑茶不叫安化黑茶,而是叫“渠江薄片"。

所以渠江薄片称为黑茶鼻祖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其实很多后来的研究者,都对张良研制成的渠江薄片,存有异议,认为谁都能做得出来,意义一般,技术含量不大,至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,“他无非是进行了包装形式上的改进。"所以在任何大小场合都没有当作一回事拿出来说。

但我有自己的想法。

我认为,张良最大的贡献不是因为他在形式上进行了改观,而是因为他一次性就做得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,免去了使用者在黑砖茶上刀砍斧剁之麻烦。你想想,一个贵族要喝黑茶了,还要到处找茶刀去撬开,那就显得没有品位了。

做起来简单,但能做到全世界第一个却很难。有一个类似的故事,发生在哥伦布身上,或许对我们认识渠江薄片有启发。

张良的“忽悠”神药,黑茶鼻祖

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,在皇室为他举行的庆功宴中,一位大臣不服气地说:“任何一个人坐上船航行,都能到达西洋的对岸,有什么稀奇,值得大家这样大惊小怪!”有几个大臣也在一旁附和。哥伦布听后一言不发,朋友们都为他着急,埋怨他怎么不辩解。

过了一会儿,哥伦布叫仆役从厨房拿来几个熟鸡蛋,请大家玩将鸡蛋竖立在桌上的游戏,许多人尝试,却没有一位能将鸡蛋竖立起来。

这时见风哥伦布拿起一个蛋,对准蛋的一端朝桌面砸下去,蛋的一端破了,蛋也稳稳直立在桌上。

满桌的王公大臣哗然,都叫着这算哪门子游戏,三岁小孩也会做。哥伦布不紧不慢地说:“虽然是很简单的游戏,你们却没有一个人会做;知道怎么做之后,大家却都说太简单了!”

黄小文
  • 关注小文微信:
    八年茶艺师与您分享关于黑茶的那些事儿~

我要提问/留言【茶艺师在线解答】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